右派網首頁 | 關於我們 | 最新收錄 | 文庫 | Blog | 聯繫我們 | 留言簿 | 簡體版 
About Us | 右派論壇 | 右派投票 | 政治指南針 | 右派資源 | 
首頁RSS訂閱 首頁RSS訂閱
作者 關鍵詞
作者 關鍵詞


右派資源



責任編輯:九喻

關鍵詞
法拉奇 反猶主義 憤怒與自豪 Oriana Fallaci 反美 伊拉克戰爭 西方文明 反恐 伊斯蘭 
相關文章
Joshua Philipp,林樂予:中共對美國的“超限戰”
金堅:中東新亂局第一炮--庫爾德人獨立公投解析
顧承原:誰來當世界警察?
九喻:瑞典癥候(下)

論反猶主義

作者:法拉奇
2006-09-15 14:15:09
發表評論 [0] 推薦本文 簡體


在意大利,我認為那是一種恥辱,有大批扮演人體炸彈角色、對以色列人惡言中傷的人舉行游行,高舉其前額涂有"X"圖案的以色列領導人的頭像,鼓動人們對猶太人的仇恨。這些人想看見猶太人被再次送到集中營、毒氣室和達豪、毛特豪森、布痕瓦爾德、貝爾根-貝爾森的焚尸爐,而同時卻樂意把自己的母親送到某一個後宮。

我認為那是一種恥辱,天主教會允許一個主教(此人公然住在梵蒂岡,是一個被人發現其豪華的奔馳牌汽車隱蔽的後備箱其實是一個裝有槍支、炸藥等軍火庫的所謂的聖人)參加那次游行,並站在麥克風前以上帝的名義感謝那些在比瑞拉斯(Pizzerias)屠殺猶太人的自殺性攻擊者。他稱他們為"赴死如約會一般的殉難者"。

在法國,自由、平等、博愛的法國,他們燒毀猶太教堂,威脅猶太人,褻瀆他們的墓地。我認為那是一種恥辱,荷蘭、德國、丹麥的那些年輕人炫耀他們的長袍,就像穆斯林先鋒派人物炫耀他們的俱樂部和法西斯組織的徽章。我認為那是一種恥辱,在幾乎所有的歐洲大學,巴勒斯坦的學生都在支持和滋長一種反猶主義的思想。在瑞典,他們要求撤消1994年授予佩雷斯的諾貝爾和平獎,而把它授予那位口含橄欖枝的鴿派人物,即阿拉法特。我認為那是一種恥辱,諾貝爾獎評委會(它的評判標準看起來愈來愈帶有一種政治色彩)的那些重要評委打算將這一提案列入議程,甚至對它做出反應。如此詆毀諾貝爾獎的榮譽,相信九泉之下的諾貝爾本人肯定不會答應。

我認為那是恥辱的(讓我們回到意大利),國家電視台在為反猶思想的復活出力賣命,它只知道為巴勒斯坦的死難者鳴冤哭喊,與此同時,卻對以色列的死難者置之不理,只是以一種不情願的口吻來議論他們。我認為那是恥辱的,在他們的言談之中,他們總是竭力在為那些戴頭巾、穿長袍的無賴們辯護。這些無賴昨天還在紐約為這次大屠殺唱贊美詩,今天又在耶路撒冷、海法、內塔亞為這次大屠殺歡呼祈禱。我認為那是恥辱的,新聞界的表現也復如此,由于以色列的坦克包圍了耶路撒冷的聖誕教堂,他們認為這是令人氣憤的,但當200名帶有機關槍、手雷、炸藥的巴勒斯坦恐怖分子(其中明顯有哈馬斯和 Al-Aqsa的領導成員)隱藏在這同一座教堂中時,他們卻並不這麼認為。這些恐怖分子並非那些教士們不受歡迎的客人(而這些教士卻同時又在接受坦克士兵們送給他們的礦泉水和蜂蜜)。我認為那是恥辱的,他們在報道自第二輪和平會談開始以來被殺死的猶太人數目(412人)時,一家非常有名的報紙以大寫字母的形式來予以強調,認為這個數字沒有什麼,因為他們有更多的人死于交通事故(每年600人)。

我認為《羅馬觀察家報》是恥辱的,這是那位教皇的報紙,他不久前在哭牆給猶太人留下了一封致歉的信,譴責歐洲的基督徒對一個民族數百萬人的滅絕。我認為那是恥辱的,這家報紙不承認這個民族的那些幸存者(直到現在,他們的手臂上仍留有文身的番號)擁有反抗的權利、保護自己的權利,以及不再被滅絕的權利。我認為那是恥辱的,以耶穌基督(他是一個如果沒有他,我們全都會失業的猶太人)的名義,有一些我們教區、社區中心,或不管是哪里的牧師們與耶路撒冷的那些恐怖分子們獻媚調情,這樣,他們就不會在爆炸發生之前去吃比薩或去買雞蛋。我認為那是恥辱的,他們站在各種類型的發動恐怖襲擊的人一邊,這些人在飛機上、機場、奧運會上屠殺我們,現在又通過槍擊、劫持、割喉嚨、斬首的方式來殺害西方的記者以尋開心。(在意大利,自《憤怒和自豪》發表以來,就有一個人,他想對我做同樣的事。他引用《古蘭經》的詩句,吆喝他那些清真寺和穆斯林團體的"兄弟伙"以真主的名義來懲罰我。殺死我,甚至與我同歸于盡。因為他是一個英語說得很好的人,所以,我想用英語來回敬他一句︰"操你媽。")

我認為那是恥辱的,幾乎所有的左派們,20年前,這些左派就允許它的一個團體舉行游行,把一口棺木(作為一種黑手黨式的警告)停放在羅馬猶太教堂的前面,他們忘記了那些猶太人在反法西斯斗爭中做出的貢獻。比如,卡洛和內諾、萊昂內、金茲伯格、昂伯托特拉齊尼、利奧瓦萊里、埃米諾塞里尼。比如,我的朋友安娜馬麗恩里克絲阿格羅內蒂女士,她1944年1月12日在佛羅倫薩中彈身亡。比如在阿定廷戰壕被殺的335 人中的75名猶太人。還有其他那些數不清的死于折磨之下、戰斗之中和行刑隊之前的人。(我幼年時代、青春歲月的同伴和老師。)我認為那是恥辱的,由于左派部分的錯誤,甚至全部的錯誤(想想那位召集大會為巴解組織代表喝彩的左派,在意大利的那些想摧毀以色列的巴勒斯坦人的領袖),意大利城市中的猶太人再一次感到了恐懼。在法國、荷蘭、丹麥、德國的城市,情況也是如此。我認為那是恥辱的,猶太人對那些充當人體炸彈的無賴們的所作所為表現得顫栗不安,就像他們在 Krystallnacht時期,希特勒開始瘋狂抓捕猶太人的那個恐怖之夜所表現出來的恐怖一樣。我認為那是恥辱的,屈從于那些愚蠢、卑鄙、邪惡的人,對他們來說,借"和平"之詞融入政治正確的時尚,成為一個機會主義者,或更有甚者,做一條寄生蟲,是最為可取的。借"和平"之名,現在這個詞比"愛"和"人道"這兩個詞更容易讓人迷入歧途,他們總是站在代表仇恨和野蠻的那一方。他們把"和平主義者"(應該讀成"遵奉主義者")的稱號封給那些常常拍夜壺政治家馬屁的嘰嘰喳喳的爬蟲和小丑。他們煽動那些迷惑、天真,或受恐嚇的人。哄騙他們,收買他們,把他們帶回到半個世紀以前那個在衣服上繡黃星的時代。就像我關心這些騙子一樣,這是些關心巴勒斯坦人的騙子。當然,這還不是最要緊的。

我認為那是一種恥辱,許多意大利人和歐洲人都把那位紳士(意思是說有教養)阿拉法特作為他們崇拜的對象。這個對沙特王室的金錢充滿了感激之情的無足輕重的人扮演了一個追求不朽的墨索里尼的角色,以一種狂妄自大的心理相信他會作為巴勒斯坦的喬治華盛頓載入史冊。這個文理不通的可憐之人,當我采訪他時,他甚至不能組織起一個完整的句子,無法完成一次表達清楚的對話。所以,為了整理材料,寫那篇采訪,並使之發表,它花費了我巨大的精力。對他,我想用一個比喻的說法,即使像蓋德斐(Ghaddafi)這樣的詞,他說起來也像是列奧納多達芬奇(Leonardo da Vinci)。這個虛偽的斗士像皮諾切特1一樣,總是裹一身軍裝到處露面,他決不穿平民的便服。然而盡管如此,他卻不參加一次戰斗,因為戰爭是他提供,一直都在提供,並且別人也在向他提供的某種東西。即是說,這個可憐的人只相信他自己。正是這個扮演國家首腦的自負而不稱職的人導致了由克林頓出面調解的戴維營會談的失敗。"不,不,我想讓耶路撒冷完全屬于我。"這個永遠說謊的人,只有當(私下里)他否認以色列存在的權利時,才會表現出一絲真誠。這個人,我在我的書中談到過,他每5分鐘就會改變自己的主意。他總在扮演一個騙子的角色,總在撒謊,即使是你在問他時間的時候,也是如此。所以,你無法信任他。絕不能!和他打交道,你肯定會緊張,擔心會遭到被出賣的命運。他是個僅僅知道怎樣成為一個恐怖主義者(同時,也知道如何保護自己的安全)的永遠的恐怖主義者。甚至在70年代,當我采訪他時,他就在訓練那些拜德-邁恩霍夫式的恐怖主義者。在他們之中,有10歲的兒童,可憐的孩子。(現在,他把他們訓練成人體炸彈、自殺性攻擊者。有一百個人體炸彈在啟動︰一百個!)這個易變的人,他把他的妻子留在巴黎,被伺候得和受寵得像個皇後,卻把他的人民置于糞坑。他把他們帶出糞坑的方式,就是讓他們去送死,去殺別人,或被別人所殺。就像那個18歲的大姑娘,為了得到與男人們的平等不得不把炸藥捆在自己身上與他們同歸于盡。是的,仍然還有許多意大利人愛他,就像他們愛墨索里尼。許多歐洲人也是如此。

我認為那是一種恥辱,目睹著一種新法西斯主義和納粹主義的興起。這無疑是一種更為殘酷、更令人反感的法西斯主義和納粹主義,因為這種法西斯主義和納粹主義是由那些偽善的以大好人、進步人士、共產主義者、和平主義者、天主教徒,甚至基督教徒的面目出現的人來滋生和推動的。這些人總是厚顏無恥地給每一個像我這樣說出真相的人貼上戰爭販子的標簽。

是的,我知道,我會說出以下的話。我一直沒有對那位悲劇性的莎士比亞式的人物沙龍抱有同情。("我知道你來是為了在你的項鏈上再加上另一個戰利品。"當我 1982年去采訪他時,他幾乎被憂傷所毀滅。)我經常和猶太人,那些令人不快的猶太人發生爭執。在過去的歲月里,我為巴勒斯坦人作過大量的辯護。也許,比他們應該得到的還多。但我願站在以色列一邊,站在猶太人一邊。就像當我還是個年輕的姑娘與他們一起戰斗,當安娜馬麗一家被殺時,我站在他們一邊一樣。我維護他們生存的權利、保護自己的權利和不被第二次滅絕的權利。我對許多意大利人和歐洲人的反猶主義感到惡心,我對這種玷辱我的國家和歐洲的恥辱感到羞愧。在最好的情況下,它也不會促成一種國家間的團結,而是一個彼拉多式的陷阱。即使全世界的人都不這麼認為,但我還是始終堅持這種看法。

原載《世紀中國》網站。

參見右派網紀念法拉奇專欄



—————————————————
⇒ [ 右派網 http://www.youpai.org/big5 ]


Bookmark and Share







最新评论
  • 2018-04-26  [1]:Mr. WEB-INFweb.xml
  • 2018-04-26  [1]:Mr. WEB-INF/web.xml
  • 2018-04-26  [1]:Mr. ../.../.././../...
  • 2018-04-26  [1]:Mr. ../..//../..//../.
  • 2018-04-26  [1]:Mr. /.#92;./.#92;./.#9
  • 2018-04-26  [1]:Mr. ..%5c..%5c..%5c..%
  • 2018-04-26  [1]:Mr. ................wi
  • 2018-04-26  [1]:Mr. %c0%ae%c0%ae%c0%af
  • 2018-04-26  [1]:Mr. ../../../../../../
  • 2018-04-26  [1]:Mr. C:WINDOWSsystem32d

  • 每日舊文回放
  • 今評員 :看看據稱被麥卡錫當年指控的三個左派中國問題專家
  • 廖建明 :One Taiwan Policy
  • 曹長青 :美國國務院“白痴”被解職
  • 魯德成 九喻 :八九天安門蛋擊毛像事件當事人之一魯德成訪談
  • Clive Ansley :加拿大廣播公司--中央電視台的分支機構,中共駐加拿大的媒體單位
  • 美國參考 :美國的選舉
  • 何清漣 :反戲正唱+替罪羊+愛國主義旋律
  • Barbara Coellen :瓦文薩回憶二十年前波蘭事件︰一切是值得的
  • 洪予健 :基督教與法治的建立(上)
  • 林忌 :香港逾79萬人的公投



  • 右派網首頁  關於我們  右派論壇  右派資源  聯繫我們  政治指南針  作者登錄  

    右派網logo © youpai.org, All Rights Reserved.